唐妮妮实在无法反驳韩清时的话,有时候她也恨透了自己Y1NgdAng的身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明明知道回来上班会发生什么,可她偏偏还是想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整整一天,她被韩清时和宋尧困在这休息室一起c弄,双双SJiNg后,会再换个T位继续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两个x都被S了满满的JiNgYe,小腹撑的鼓鼓胀胀才作罢。

        起先两人还会嫌弃对方的JiNgYe,非要将她x里的JiNgYe擦拭g净后才cHa进去,到了后来也顾不得这些了,ji8直接cHa到含着JiNgYe的x里,挤的n0nGj1N迸溅。

        夜幕降临,唐妮妮被他们喂了些食物,恢复了些T力,被韩清时开车送回家,依旧没收了她的内K,让她光着下T回家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本答应今晚要给顾云泽一些甜头,可今天实在太累了,而且她下T肿的厉害,走路磨的都疼,被顾云泽看到,怕他会发疯。

        唐妮妮只好直接回了许枫的房子,刚打开门,见屋内灯火通明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还在想,是顾云泽直接来许枫家等她了吗?

        刚想开口喊他名字,许枫便浅笑捧花走到她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surprise!”

        唐妮妮呼x1一窒,她着实有惊到,但至少当下没有喜悦。“许...许枫你回来了?不是说还要一段时间吗?”唐妮妮心虚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现在x里甚至还含着另外两个男人的JiNgYe,站在许枫面前,她实在是既羞愧又害怕!

        “公司提前处理好了,以后我就能长长久久的留在这里陪你了!妮妮,我好想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思念心切的许枫没有察觉出唐妮妮的异常,上前将她拥入怀中抱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嘶~”唐妮妮疼的倒cH0U一口冷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