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P文库 > 都市小说 > 青青止精(NPH百合futa) > 139(大结局,3500字)
    安吉莉卡惊得停止了抽插的动作,却还用高大的身躯压在董青青身上,不肯放过。
    片刻过后,她直起身子,把董青青拽了起来,抱在自己腿上,用“观音坐莲”的姿势与她交合。
    面对面方便接吻,更方便摸奶,她粗鲁地在董青青胸前揉捏搓肉,咬着董青青的脖子缠绵悱恻。
    “有没有人告诉你……”换她在她耳边口吐芬芳了,“太聪明反而不好……”
    董青青女性久久不用,此时的交媾倒也别有一番风味。但若非借着前面喝酒时悄悄吞下的两颗春药,被安吉莉卡奸淫的董青青恐怕会反胃想吐!
    太恶心了!
    不是恶心安吉莉卡的跨x别身份,而是她的真实身份!
    “聪明反被聪明误,这事儿我常g!”董青青压抑着穴口间的翻江倒海配合地扭动胯部,让安吉莉卡的肉屌可以更深入,“但今天是最后一次了。”
    她抓住自己闲置的阴精手淫,同步“享受”安吉莉卡的肏逼,两厢刺激,高潮迭起。
    而安吉莉卡也不含糊,用抱着她屁股的一只手摸到后庭花,指j董青青屁眼,加了一层刺激——三点刺激。
    “等下让董小姐潮吹同时射精,爽一爽。”安吉莉卡享受把董青青操得骚里骚气的模样,“骚比好紧,董小姐很久没被操了吧?”
    “废什么话?快点~~啊~~用力~~”董青青声音都变了,春药药性进入到最强效阶段。
    “呵!什么女装大佬姬圈大佬,还有什么娱乐圈教母,只要是女人,一被操比就都是骚比婊子样。真贱!”安吉莉卡原形毕露——变x女人依旧鄙夷女人,顶胯动作愈发野蛮,不惜c董青青的子宫口。
    “女人都是骚比婊子?”董青青被操得双乳晃动得厉害,可头脑仍清醒,问道:“那董嘉蔚呢?她算什么?”
    “董嘉蔚”三个字一出,安吉莉卡汗毛都竖起来了。
    “你你、你怎么知道、道她?!”安吉莉卡质问的形式就是更加用力地肏逼,操得董青青淫水飞溅,湿了她一身一脸。
    董青青嘴唇紧闭,不言不语,惹得安吉莉卡愤怒非常,双手抓住她的大奶子借力肏逼,董青青几乎都悬空了。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?!”她用手指掐奶头,“你怎么认识董嘉蔚的?!在哪里认识的?!”
    转念她又觉得不对劲,呢喃道:“不对啊,她死了十几年了,你这么年轻那不……”
    “是啊。”董青青面若桃李,看样子即将高潮,“认识她时我还很小……啊~~”
    “骚货!居然夹我!”
    董青青趁安吉莉卡入神一把夹得肉棒几乎失守。
    忍无可忍便无需再忍,安吉莉卡冲刺,疯狂顶比的同时在董青青耳边狂叫:“说!你是谁?!不然我操死你丫的!啊!”
    白浆喷薄而出,一次射精十分钟。安吉莉卡被自己的“存货”惊呆了。
    原来,恐惧与爱意可以使她分泌如此多的精液,s完还擎天一柱。
    但她的睾丸彻底瘪塌了……
    “怎么会?”
    还没反应过来,董青青一个推搡,抱住她屁股捅了她屁眼。
    董青青在极速jj!
    “妈的!”
    刚才的喷射董青青高潮来袭,宫缩得厉害,可男根没有同步射精。看样子,她是希望gans。
    “行吧,让我感受下帝国董小姐的精液!”
    说精液精液就到,董青青不遑多让,gans同样长大十分钟!
    “厉害了……”
    两人累瘫在地,呼吒婶哧喘粗气。女人们见状想爬过来分一杯羹,安吉莉卡坏痞的撅起屁股让她们把董青青s屁眼里的精液吸干净。
    真假处女们如母狗发情,寻找交配的信息,纷纷趴在两人屁眼和骚比处舔精。
    吃饱喝足,安吉莉卡挥一挥手,把她们全轰走了,包括被绑在吧台上的女人也让假处女们合力抬了出去。
    淫乱的暗房恢复平静,空气中却仍然弥漫着体液散发出的腥臭味,董青青点燃了一根绿色薄荷,不紧不慢地吸,有条不紊地穿衣服。
    “话没说清楚别想走。”安吉莉卡准备叫保安。岂料董青青从包里丢出来一张相片——佟家全家福。
    安吉莉卡拿起来一瞧,吓得把相片扔出老远,缩成一团。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到底……是谁?”
    “我?”董青青一甩头发,戴上了墨镜。这样,后面的话她才说得出口。
    “还记得吗?你那时常常不在家,不陪我们玩,偶尔回来我会缠着你给我讲故事、搭积木,甚至锁住门不让你走。求你爱我,爱我们,爱妈妈。”
    “……”
    “我是董青青,也是佟芹芹,董嘉蔚就是我的妈妈,你的原配。还记得吗?爸爸……”
    闻言,安吉莉卡一口鲜血吐出。
    “你当然忘了。拿着纵火后的赔偿金远走高飞,创立了性爱帝国。好棒棒呢!”
    “你你你……”
    “惊不惊喜意不意外?当年烧不死我今夜却睡了我……”
    “闭嘴!混账东西!”
    “哪有你混账!虎毒尚且不食子,你却烧死自己的孩子。好可惜,我逃过一劫,让你少活几十年。哈哈哈……”
    “我不相信……”
    “我也希望一切都是假的,但思来想去明白了。”